日前,備受關註的江西“奪刀少年”柳艷兵、易政勇兩人均被澳門大學錄取。昨日上午,兩名少年均對此“闢謠”,稱錄取僅是澳大單方面行為,具體去不去他們仍要考慮。此消息發佈後引起了輿論巨大反響。
  澳門大學是如何“破格錄取”兩位學生的?其間經歷了什麼過程?對此,《法制晚報》記者獨家對話了澳門大學內地事務主任汪淇。
  破格錄取流程嚴格曾兩次當面溝通
  《法制晚報》(以下簡稱FW):昨天有消息說,澳門大學方面已經錄取兩位江西“奪刀少年”,請問是否屬實?
  汪淇:此次對於兩名“奪刀少年”,我們屬於用“破格錄取”的方式進行招錄。澳門大學一直在內地有招生,而且對內地學生錄取時的分數,通常要求高考成績高於一本線,屬於比較高的分數。
  而這次“破格錄取”,重點就在於不看他們高考的成績。
  FW:既然不參考高考成績,那麼“破格錄取”是依照什麼標準和流程呢?
  汪淇:首先,兩位學生在高考前的行為已經體現出了高尚的品德;另外,在他們身體健康並未完全恢復的狀況下進行考試,並不能合理反映出他們真實的學習能力。
  澳門大學要破格錄取一個學生,並不僅是校長一個人說了算。我們的錄取有嚴格、合理的程序——不僅要學校教務委員會的常務委員會同意,還要得到校領導、各個學院的認可。
  第二,我們會考查成績之外的情況,包括道德意識、學校表現等。我們先後兩次與學生當面交流,也感受到他們比較嚮往澳大。
  他們是澳大“有感覺”的學生
  FW:澳門大學曾兩次派團隊前來瞭解兩位學生情況,獲得了什麼印象?
  汪淇:我想說的是,我們是認真的!第一,是認真對待我們“有感覺”的學生;第二,我們認真對待學校的嚴格標準。我們第一次去,是對學生有個綜合瞭解——學生的狀況、條件是否適合來澳大?真正見面之後,感覺他們“很OK”,只是狀態有些疲勞,還在醫院休息。
  第一次溝通時,除了我們副校長和我,還有現在澳大讀研究生、2008年在汶川地震見義勇為的彭興強同學,他來介紹澳門的生活。
  FW:你們回到學校之後,就確定要破格招錄他倆了?
  汪淇:回到學校後,我們組織了工作組開會討論。
  對於學文科的易政勇,我們會建議他讀公共行政;理科的柳艷兵,建議他學習計算機。考慮到我們都是英語教學,對他們來說有一定壓力。所以,我們計劃第一年給他們安排英語單獨授課。如果需要讀5年,澳門大學會為他們免去學費。
  是否來澳大是他們的自由
  FW:你們單方面宣佈錄取,是否影響到他們的選擇?
  汪淇:實際上,除了此次“破格錄取”,我們還招收了大量內地學生。澳門大學在內地的招生政策是——單獨招生、平衡志願。我們錄取學生並非走高考程序,比如說,一個學生同時被澳大和清華或北大錄取了,最終沒來澳大,這是他的自由。每年都有類似學生,在澳大和內地學校之間進行抉擇。
  而且為了不影響他們的選擇,我們在考試後才宣佈兩人被錄取。
  至於他們最終是否來澳大,來接受學業上的挑戰,是他們的自由。因為來這邊就讀也需要“蠻用勁”的,但無論他們是在哪裡念書,我都希望他們能保持開心的狀態,這也是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的期望。
  FW:餘校長說,28日柳艷兵回絕了澳門大學的錄取?
  汪淇:實際情況是,我們和柳艷兵、易正勇都有交流,他們也表達想來的意願。這件事上,他們的壓力很大,他倆和家長都有不同的想法,而且變數較大。一方面,柳艷兵確實給我們打過電話,表達過拒絕,另一方面,也向我們表達過想來。所以目前還不好做定論?
  我認為,現在最好的狀態是把這件事淡化,讓他們靜下心,最終做出自己的選擇。
  最新進展 “奪刀少年”頭部傷口複發
  由於連續多天的高強度複習和考試,“奪刀少年”柳艷兵的頭部傷口處發生髮炎和化膿等狀況。
  昨日記者在他們租住的房子里看到,柳艷兵一臉疲憊地坐在床上。他頭部傷口處中心位置的頭髮呈紅褐色,流著少量的白色膿體。柳艷兵說,現在自己如果出門走路時間較長,就會出現頭疼頭暈的狀況。
  今天上午,柳艷兵來到宜春市人民醫院進行複查,醫生對他頭部進行了重新包扎。醫生表示,由於他的頭部傷口較大,加上天熱和休息不足,致使發炎。醫生提醒他最近保持好休息,並要求他明天繼續來複查。
  文/特派江西宜春記者 王選輝
創作者介紹

tattoo

va80vasd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